首页
全球旅拍
商业摄影
美空通告
美空电商

NONY VIP   美空个人主页二维码

http://www.moko.cc/nony/

广州  

视觉艺术 管理相关

加关注 发短信 @TA


MOKO!影展
“找对欲望方向,向前奔跑”

2010-12-02 08:21:33

“找对欲望方向,向前奔跑”

(0) (2) (1998) (3) (0) (5) (0)

转发(0) 评论(3) 收藏(5)

NONY作品《“找对欲望方向,向前奔跑”》


								

NONY作品《“找对欲望方向,向前奔跑”》


								

村上隆的作品创下一亿日元天价的纪录,让他一跃成为国际级艺术家的转变,正是“找对欲望方向,向前奔跑”!他抓住金钱欲望往前冲,因而名利双收。而懂得正视欲望、善用欲望,它的力量会带村上隆到未曾到达的成功境界。 “我要世界级的影响力”   十九岁以前,他是个出租车司机的小孩,家里贫穷,书读不好,只想画画,父母亲对他说:“你去学画也好,将来可以油漆广告牌。”现在,他四十五岁,他的成功故事上过《纽约时报》,他经营的艺术创作公司,去年营业额高达三亿美元。他的作品《727》,2006年5月以超过一亿日元高价卖出,让他成为当前日本作品拍卖价格最高的现代艺术家。   这个人叫做村上隆(左图)。也许名字听起来还是陌生,但提到2005年国际品牌LV推出大卖的Monogram樱桃包,包包上一颗颗鲜艳的樱桃,就是出自他的手笔,他就是那个赫赫有名的设计樱桃包图案的人。   很多人提到他现在的成就,但没人追究过他为何能成为一个富有又成功的国际级艺术家?但在他最新出版的《艺术创业论》书中,村上隆倒是毫不拐弯抹角的诠释他自我成功的道路:找到欲望的方向,向前奔跑!   欲望,就是他的成功之道。村上隆正是少见正视且敢大声说出欲望让自己成功的人。他说:“我要金钱的力量、我也要世界级的影响力。”这两个欲望对他而言更是是紧密相连,“经济无法自立,就会变成一颗棋子!”   麻布区,是东京的使馆区,地势比东京其它地方略高,地价则是比其它地段昂贵。一栋米白崭新的六层楼建筑,这是世界级艺术家村上隆花费几亿日元买下来设在东京的创作橱窗——艺术经纪公司KaiKai KiKi。 “今天日本的艺术家都是些穷酸、头脑不好、廉价的人才”   设在艺术经纪公司地下楼层的画廊里,原木的地板搭着干净的白墙,墙上连一幅作品也没有。   “没有作品吗?”   “平常除非有重要的买主来,否则画也不会挂出来的。” 村上隆的助理西本京子语气非常礼貌的说道。   “啊?!”把画廊当做是高效率的商业空间,只在有商业机会时才使用,这正是村上隆的作风。   村上隆完全不是人们刻板印象中的那种苦哈哈、过着不在意物质生活的艺术家,他大剌剌的表示:“艺术就是商业。”   他是日本人,却有本事打入以欧美白种人为主流的国际艺术市场。他有策略的在日本成立KaiKai KiKi艺术经纪公司,将日本视为制作与管理的基地,全职员工和志工约上百人。另外又在全球现代艺术中心——美国纽约市设立分公司,负责将村上隆的品牌营销到全世界。更重要的是,他打破日本艺术界不与金钱挂钩的价值观。   村上隆的作品带着普普艺术惯有的鲜艳色彩与夸张线条,他的作品《727》是只由迪斯尼米老鼠的变形而成,带着尖牙,说不出可爱或恐怖,在云上腾行着。欣赏他的人,称他为“日本现代艺术的新希望”;另一方面,外界对他的批评声浪不断,日本艺坛批评他模糊艺术创作与商业的界限,拼凑日本漫画作品,将自己的荷包赚得满满的。(右图为村上隆的作品)   但他并不在意别人的批评,大声反驳说道:“今天日本的艺术家都是些穷酸、头脑不好、廉价的人才。若要制作让人感到兴趣的作品,当然要先投资金钱,也要先有钱。”他毫不讳言,他要金钱、要金钱带来的创作自由,以及生前就获得艺术家死后才会获得的名声。 买了画具就没钱吃饭   深入了解村上隆的背景,发现他年少的时候,狠狠的吃过缺钱的苦。“那时的我,大概就是个性阴暗的孩子吧?”东京秋老虎的阳光由气窗洒在白墙上,村上隆描述自己进入艺术界的第一步。   村上隆从小就是个喜欢画画的孩子,在高中毕业那年,因为觉得自己除了画画之外,什么都不会,最后补习两年,考上东京艺术大学。   那时正是1980年代,尽管二次世界大战已时隔多年,当时日本的社会环境,还笼罩在战败的悲愤之中,父亲尤其经常向他提起,打仗期间,美军军舰将吃不完的粮食往海里倒的情景。有钱国家与穷国的鲜明对比,深烙在孩子的脑中。   那个时代,能够去学艺术的,多半还是家境优渥的孩子,很少有人像村上隆,对每一分钱都要仔细计较。他经常只要花钱买了画具,口袋里就一文不剩,连吃饭的钱也没有。 拚第一 每天画画超过十五小时   年少的村上隆,心中有一股创作的能量燃烧着,加上个性十分好强,为了准备研究所毕业作品,有好几个月的时间,他每天画画超过十五个小时,画到右手得到了肌腱炎,仍然不停止。他本来想,自己这么努力,可以得到第一名了吧?结果只得到了第二名。他说,那时他甚至不甘心到咬牙切齿的哭了。   拚命作画,意味着需要更多的钱来买颜料、画具。求好心切的他,甚至把一笔好不容易得来的奖学金三百万日元,全部花在画具上。但,要求好,要更好的材料,钱永远缺乏。   “那是一段非常紊乱的日子,紊乱到我已经不太记得了。”穷困,加上与女友的感情并不顺利,从大学时期一直到三十二岁的他,生活相当颠簸。回顾那段痛苦的年少岁月,他皱着眉、闭着眼,低头回答,不看我们。他又说:“艺术需要金钱与时间,我是在贫穷之中,切实的体会到了。”   因为没有钱,村上隆想尽各种方法打工赚钱,因为太缺钱,他还想了申请奖学金济穷的法子,没想到误打误撞,拿到亚洲文化协会奖学金,可以前往美国纽约市进行创作一年。   1994年,村上隆启程,来到纽约大苹果这个世界现代艺术中心;但当他人真的到了纽约市,迎接他的却完全不是他所想象中的生活。美国人对于日本的艺术,可以说是一无所知。村上隆像是掉进了一个没有方向感的漩涡,突然间失去了着力点。 跟有钱人打交道 研究如何出头   有一段时间,原本拚命作画的他,变得失去了创作的意愿,竟然只过着到工作室将墙壁涂白的生活,要不然就是狂看日本漫画。   这样困顿的日子过了好久,直到有一天,命运之神向他招手。那天,村上隆茫然走进纽约肮脏、到处是垃圾的地铁站,无意抬起头,“我看到,地铁站里挤着一群老鼠,一只大老鼠毫不留情踢开小老鼠、抢走食物。”村上隆说,自己受到很大的惊吓与冲击,不只因为脏乱、老鼠抢食的画面让人不忍卒睹,更重要的是,他突然从那幅景象中领悟:“身为艺术家要存活,在美国只有成为胖老鼠一途!”   为了成为胖老鼠,他开始用心研究如何在欧美的艺术界可以出头;所有的精力,都花在怎么样可以脱离困境,将自己推上世界舞台   他发现在西方的美术世界里,艺术是无法跟社交圈的炫耀、竞争切割的。而且,富裕阶层会因为购买艺术品而被认为是成功者,“这些人就是生意的对象”,他不讳言直指艺术要跟有钱人打交道这件事。甚至,他还更大胆无忌讳的说:“我认为一流的作品,就是被很多人理解的作品;因为有钱人的小老婆说了一句不错,价值就突然提高的作品都是有可能的!” 睡觉连床都没有   村上隆开始有系统的研究欧美艺术史与发展脉络,也研究西方艺术品市场的沟通方式。他说:“每一场派对、每一次媒体曝光都是有意义的,不能不屑一顾。”   一年结束,回到日本,他在埼玉县的乡下找到一块地方,盖了铁皮屋开始艺术创作。另一方面,村上隆开始有计划的,以市场会接受的主题,将日本御宅族喜欢的漫画外观,但带着反讽精神的雕刻与绘画,带到欧美。“卡通日本”恰恰符合了外国人心中的想象,他的名气在国外渐渐开展。   不过,“我那时候还是很穷。”村上隆回忆。他的作品即使少数卖出去了,还是入不敷出,他所制作的作品,不少都变成库存。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生活的他,最穷的时候,居然要靠大弟子Mr.(艺名)去超商向店员请求,带回过期的便当果腹。   因为缺钱,他一方面去学校到处演讲(他形容是骗钟点费),也吸引许多年轻人到这个称为丸沼艺术村的地方集体创作,他们一起生活、一起工作,形态很像是日本在浮世绘时代的工坊。   KaiKai KiKi制作人笠原笑说,自己早年随着村上隆工作时,都有领日本政府的失业给付,因为政府的失业给付比村上给得起的工资高啦。   尽管穷,但当时的村上隆被内心里那股熊熊的欲望驱使着,似乎有用不完的能量,又是办展、又是创作。他常常睡个几分钟,就跳起来继续工作,累了打一下盹,再起来工作,处于一天工作至少十五个小时的疯狂状态。为村上隆著作执笔的编辑穗原俊二,回忆他第一次到村上隆工作的小木屋访问,就曾经看过村上四肢打开躺在大木桌上睡着了,那时候的他,甚至连床都没有。   “那真是很穷的一段岁月呀!但想到有五十个人(志工)必须靠我,就把它当做是办同乐会,虽然内心苦,脸上还带着笑容,绝对不能倒下去。”回忆到那段日子,村上隆严肃的表情,居然浮上了一点笑意。   就在那段时间,村上隆陆续完成日后在国际市场被拍卖出五十万、甚至百万美元的作品,包括尺寸与一般人身高差距不远的巨乳少女《Hiropon》、《Miss KO2》、《727》等创作。 不顾批评 与LV合作设计   随着几次展出,受到西方艺评家的欣赏,他开始享有“现代普普艺术新接班人”的定位。有些村上隆口中的有钱人,也注意到他的作品。2003年,村上隆的作品《Miss KO2》在美国拍卖出五十万美元的高价,创下当时日本现代艺术作品的历史新高纪录。   孕育出高价作品的铁皮屋,现在已经成了仓库。随着村上隆在全球知名度增加,展览与订单不断,新的铁皮屋陆续盖了起来,做为艺术品创作的场所,村上隆还在这里盖了温室,种他从全世界搜集而来的仙人掌,还有他喜欢的莲花。整个工作场区的占地广大,已经可以称为艺术村了。从日本埼玉县乡下的铁皮屋,到东京都麻布区高级地段的大厦,正是村上隆欲望成功的V型反转。(左图为2005年国际品牌LV推出大卖的Monogram樱桃包)   村上隆自己的心中有强烈的欲望,让他也能发现买家的欲望。“有钱人是会将自己的欲望,与社会需求完美结合起来的人,而我会走到今天这个境界,就是因为我跟他们一样,害怕失败、不断努力活着。”他提到富人与艺术家相似的地方。因为“有钱人就是要世界上唯一、没有见过的东西!”为了得到这股艺术市场最重要力量的肯定,村上隆的艺术创作方式,也打破了许多艺术世界的规则。   例如他跟LV的合作,村上隆在其书中表示,艺术家跟时尚品牌合作,当时他算是开首例,“扮演坏人的角色,故意破坏行规”,许多人批评他向商业靠拢,但他却说:“我在跟LV合作的过程中,了解到所谓的品牌生意多么辛苦。要吸引各种充满欲望的人,然后让绝大多数人感到幸福,这是多么厉害啊!”为了符合全球买家需求,同时创作高水平作品,村上隆更完全打破艺术作品制作的方式。 艺术创作也可引进工厂流水线   在埼玉县的工作室,一样是白色的墙壁,上方挂了四十二朵碗公大小、色彩缤纷,带着笑脸的樱花浮雕。花的底下,几位年轻美术学徒,好像工厂女工一样,一次又一次,在我们看不出问题的作品表面上,修改、擦拭、打出光亮,再修改、擦拭、打出光亮,尽管摄影机镁光灯一直闪着,但没有人抬头起来看一下。   墙上的几张纸详述每一朵花瓣的曲度、颜色、线条,哪个位置要用哪个色号、花蕊与花瓣交界处的九十度直角位置、花里只有零点几公分的亮点、角度该是如何……,这竟然像是工厂一般的标准作业流程(SOP)手册!   管这创作工厂的组长表示,挂在墙上的每一朵花,制作时间要花一个半月到两个月,每组工作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轮班,每人工作八小时,休息四小时,毫不停歇的赶工制作,就连要去上厕所,都要举手报备。   因为听说村上隆要来检查,领头的小组长神情有些紧张,就怕他检查作品时不满意,作品又要重来。而这经常发生,有些工作人员看不出的瑕疵,他一眼就会看到,废掉成品重来的事屡见不鲜。   这一条打破传统,与金钱挂钩与众不同的路,他却成功游移其中。现在村上隆的艺术经纪公司,旗下有年轻艺术家,有制作艺术品的工作人员与志工,他管理他们,并用经营品牌的概念,将年轻艺术家带上国际舞台。(选自台湾《商业周刊》第 1038 期 文/李郁怡)

提示:游客仅能观看部分展示内容,想看全部?快速注册美空  或      

转发(0) 评论(3) 收藏(5)

0

仅MOKO!会员可以评论 请先登录|注册

  •  
  •  
Batoer

Batoer MP:[爆哭] (2011-10-03 15:34)

DOGLI

DOGLI VIP:[假笑]值得去学习 (2010-12-16 02:11)

john-强

john-强 MP:[显摆] (2010-12-03 01:51)



美空
通告

公众号

小程序

联系